< 返回院系动态

戏文师生热议贾樟柯新片《江湖儿女》

2018-09-25

       2018年9月21日,传艺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组织师生观看了贾樟柯导演的新作《江湖儿女》,并由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活动。


       《江湖儿女》由赵涛、廖凡主演,曾入围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。该片时间跨度从2001年至今长达十七年之久,空间上辗转山西、三峡、新疆等不同地区进行拍摄,在拍摄阶段便受到国内外媒体高度关注。由于时间跨度很大,而每个年代的质感又不一样,为此贾樟柯导演特意使用六种摄影器材来呈现不同年代的感觉,同时在电影中的配音基本都是以地方口音为主,给观众带来很强的代入感。


       观影结束后,同学们各抒己见,表达了自己对这部影片的看法。比如对于影片英文片名Ash Is Purest White的理解,有的同学认为,灰是纯洁的,经过高温燃烧以后的灰代表着真实;有的同学认为,灰是质朴且平庸的,燃烧意味着人生中的重大苦难,贾樟柯导演想极力展现的也是那些时间过去之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、甚至连名字都留不下来的小人物。当然,最核心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 “江湖”的论争方面:有的说导演依然关注的是芸芸众生,给观众们呈现出一个真实的、扎根于日常生活中的江湖形态;有的说江湖是一种旅程,就像人生的各种冒险;有的说江湖是情义,有的人在坚守,有的人已改变……


       戏文专业的老师们也加入了这场讨论:赵晓老师认为,江湖儿女,光影交错,在贾樟柯的电影宇宙里,时代洪流中变迁激荡的中国城镇,又一次给人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生存感知。符号铺陈的“黑帮元素”、灯红酒绿的江湖义气,或许贾樟柯意不在展现一个快意恩仇的侠义世界,它是真实的、扎根于日常的,金钱与爱情,江湖与众生,所有人都沦为了囚徒,也终成时间的炮灰。岳莹老师认为,片中出现大同、奉节、三峡、克拉玛依,其实都是汾阳的残影,是导演心中的另一处汾阳。导演的县城情结与对土著古惑仔生活的迷恋,使得本该用力放置在大女主身上的性格累积与细节铺垫,不得不让位于导演心中那些难舍迷离的概念化的文化(记忆)碎片,限制了人物走向深刻的可能。王萍老师认为,贾樟柯以《任逍遥》里的身份设定作为《江湖儿女》的故事起点,将对江湖的理解落脚到“情义”上,用人的变化承载时间和空间的变化,贯穿起了他自己的影像江湖,怀旧意味明显。很多细节都可以勾起人们对一个时代的回忆,一个动作,一句话,都可能成为人们心中被击中的块垒。然而,影片聚焦的男女关系,似乎担不起“情义江湖”的重量,越往后看越觉得轻飘。而过多的记忆连接点的设置,也弱化了影片叙事上的整体性。田华老师认为,《江湖儿女》导演技巧十分成熟且独具风格,全片大气磅礴,勾勒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情义。但该剧中的“情义”观念过于老旧和男性中心主义,所谓尊严、名利大于爱情的男性自尊不过是薄情寡义的托辞,全剧极力展现巧巧的痴情与坚持,无非是男性主体价值下的白日梦想象。恐怕,现代女性观众难以理解所谓的情义。


       关于影片的讨论持续在发酵,也将会在戏文师生的《影片分析》、《影视剧本创作》等课堂上延伸。对于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的学生来说,文学和艺术修养是需要从读书、观影、观剧的过程中慢慢体会并吸收的。每一次观摩活动,实际上都是一次专业知识的积累和拓展。(文:殷琨淦)


《江湖儿女》海报

《江湖儿女》剧照

2017级戏文3班观影合影